文章详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投资者关系 >
看到没有半点舞蹈基础的学生
* 来源 :http://www.19k19k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6-30 06:26 * 浏览 :

可是好景不长。后来学校升为高职,不得再办高中班,“我手上正带的两个班学生怎么办?”张亦刚心急如焚。

连续几个“居然”,张亦刚名声大振。

“除了教舞蹈之外,更重要的我觉得应该是教学生做人,引导他们热爱舞蹈。”张老师说,如果说有诀窍的话,就是这。一次大冬天,从来不迟到的他睡过头了,寒风中他硬是罚自己在门外站立两个小时。学生流着眼泪请他进教室上课,他说:“平时我就是这样要求你们的,纪律面前人人平等的。”

这个让人“看不懂”的“舞痴”,就是株洲市第八中学老师张亦刚。

初夏时节辗转来到张亦刚带学生的练功房时,已是下午5点多钟,但100多平米的小屋子里,却满满当当全是学生,身姿挺拔的张亦刚穿梭在学生中,不时扳扳这个的头,压压那个的腿。音乐柔和优美,学生青春靓丽,但满屋子的汗味体味脚臭味,却熏得记者想呕。咬牙忍受20几分钟,最后还是落荒而逃。“没什么气味啊。”随后在会议室接受记者采访的张亦刚,不解地发问。他说自己早已习惯,而且“好享受的。”校长曾湘漳告诉记者,张老师一年365天,除过年休息3天外,其余全在这教室里度过。“中饭晚饭都是老岳母送到练功房吃的。”他让记者看练功房的大鼓,鼓面油光发亮————这些年来,大鼓充当了张老师的“饭桌”。

几乎没任何基础的学生,怎么到了张亦刚手上就有如神助,不仅舞艺大长,且个个都变得更漂亮帅气,个个都更懂事了?“没什么诀窍啊。”张老师回答得很淡然,但曾校长和学生们告诉记者,张老师简直是“拼了命在搞”,300多舞蹈生,按年级从下午两点开始直到晚上9点半,整整7个半小时,学生们轮班训练,张老师却一分钟都不休息,全部轮班辅导。而每年秋季开学后,高三学生要陆续参加专业考试,每年都近百名学生,上午时间里,张老师就见缝插针,轮流给每个学生编舞并辅导,“特别喜欢编舞,我脑袋里像有幅画一样。”张老师说,这些年他的编舞成功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是学舞蹈的,每看到一幅画,他的脑海里就自然而然冒出些舞蹈动作;同样,他编的每个舞蹈,大型的也好,单独的也罢,都极有画面感。

“著名的张老师到八中了。”无数学生蜂拥而来。“训练,吃苦;吃苦,训练。”张亦刚基本来者不拒,他说,只要真正热爱舞蹈,再加上勤学苦练,他的学生,没有学不出的。考上四川大学的女生戴丽莎,高二才转学舞蹈;考上华中师大的男生罗晓言,之前也是没有任何舞蹈。记者采访时已通过北大自主招生的吴雨承,文化成绩不错,曾经父母想让他放弃舞蹈,张亦刚一次次找家长面谈,“交给我,他一定能练出来的”,张亦刚说,结果学生舞艺突飞猛进,获省“三独”比赛金奖,评委们全部给的满分。

“到了练功房和学生在一起,他就像打了鸡血一样。”有人这样调侃张亦刚。确实。2008年春节,在上海女儿家的张亦刚,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突然加重,根本站不起来,自己打120叫来救护车,“赶紧住院,不然有可能瘫痪。”医生下结论。可张亦刚惦记自己的学生,硬是坐轮椅上飞机赶回来。按惯例正月初四学生们要训练,张亦刚仍挣扎着要去,“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啊?”老婆岳母都拼命阻拦,“你硬要去,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。”老婆甚至发下狠话。张亦刚仍“一意孤行”,并且打电话叫来几个学生,大家用椅子将他从七楼的家里抬到学校,练功房里又将几张椅子拼成躺椅,张亦刚就这样坚持着上了半个多月课,有学生和家长甚至感动得流眼泪。“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老师?”有个家长说,我一辈子会记得你,没什么表达心意的,你爱吃蒿子粑粑,我就送你一辈子。 如今已是大学老师的学生小吴,高二时家庭发生变故几欲退学,张老师将他接到自己家中,不仅全包吃住,还连续帮他交了3个学期的学费。

“我半路出家,不发点狠搞不成事呃。”张老师说,他之前是个工人,只上过函授大专,学的还是美术,只是年少时在母亲工作的群艺馆,天天看叔叔阿姨们跳舞,有了点感觉,后来就参加了省里职工文艺调演和团市委的一个演出。“再就没上过什么舞台了”,张亦刚说,自己不是科班出身,又没受过任何训练,是37岁时有一个机会帮当时的株洲职业中专搞一台晚会,不到半个月时间他居然极其成功,这样学校留下了他,后来学校升为高职,他也就一直在工会做些杂事。“挺无聊的”,他说,于是通过团委要些学生到形体室搞排练,又居然屡屡获奖。后来学校就干脆专为他办了个舞蹈班,2002年第一届11个学生毕业,居然全部考上大学,其中星海音乐学院的专业前五名,居然全部被他垄断!

这样“是…………却”的句式,还可以在他身上罗列好几个:年龄57周岁,看起来却只40来岁的样子;平时说话轻声细语,舞蹈起来却阳刚生猛,充满活力;大多学生几乎毫无舞蹈基础,经过他的3年训练,却95%以上能考上大学;自己偏居一隅,带的学生却飘洋过海到澳洲、新加坡、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获奖,到北京上海河北湖南卫视上电视上春晚…………

他曾经是普通工人,却当上了大学老师如今却又在中学任教;他只拿了个美术专业的函授大专文凭,却是专职舞蹈老师;他37岁才开始学舞蹈,却短短几年,就成了湖南最著名的“金牌编导”, 近年来共创作、编导舞蹈作品180多个, 其中56个获省级以上金奖或一等奖;他教艺考生才7年,却已将1000多名舞蹈生送进大学,学生专业考试通过率100%,升学率连年都在95%以上。

张亦刚正在教学生跳舞

许多高中校闻讯争抢他。“我的唯一条件就是要将学生带走。”株洲市八中爽快答应了。“大学老师不当去中学?”旁人都不解,曾校长告诉记者,之前张老师业余办班编舞,一年能收入几十万,但他二话不说来到八中。“那没有成就感,我喜欢带学生。” 张亦刚说,看到没有半点舞蹈基础的学生,通过自己三年的调教,能一个个跨入大学校门,那是他最开心和幸福的时刻。

“看不懂”“太神奇了”,“舞痴”,到学校采访,人们纷纷这样评价他。